仲满输官司全因轻信他人? 网友劝其“要谨慎”

      2008年底一次匆忙的签字,打乱了奥运击剑冠军仲满的幸福生活,仲满认为只是受权刘某某写自传,结果那份仲满没细看的协议却是一份代言条约!讼事打了一年多,侵权公司向仲满补偿了13万元,而刘某某却遽然告仲满“双方消除
    拜托
    受权”,北京石景山法院讯断仲满补偿刘某某1万元,令仲满惊呼“这真是太冤了”!

      昨天,悲忿
    交加的仲满在博客上首次讲述被骗始末,用“愚笨”、“人善被人欺”描述自己,网友遍及同情仲满,也尖锐地点出“轻信他人和缺乏法律意识害了你”。

      匆匆落入圈套

      在之前的案件报道中,有媒体说“仲满和恩师对簿公堂”,仲满昨天廓清道:“在2008年我夺得奥运会冠军之前,我不认识刘某某,他也不认识我,以是,他不是我的教员,只是以前我还在海安县当学生的时候,他在教育系统工作。”

      仲满回想
    说,刘某某经由过程仲满的父母联系上他,“刘某某说海安县、南通教育局拜托
    他来写书,写关于我成长的过程,然后发放给体育部门和黉舍,作为励志的书。我当时表白的第一点等于不能有任何商业性子。想到如许的主题很好,领导要写也是看得起我,我也就同意他写了。但是,比及本年我再问体育局以及县内里的领导,得到一致的回答等于:我们没有让他写过,他这个绝对是团体行动
    。”

      2008年12月20日,仲满签下了一份他没有细心看过的条约,“由于当天我要加入中央国家机关十佳青年颁奖典礼。当天,也是刘某某跑到北京找我拜托
    写书受权的日子,由于我赶着加入颁奖典礼,以是约好地点匆匆见面,我签字完就走了。”

      发现自己被骗

      2009年3月,仲满的亲戚看到他“代言”了某品牌的告白,向他道贺,仲满才蒙了!一直到2009年6月,仲满才拿到了那份所谓的受权条约,“条约下面只字未提赞助出版的事宜,全部是代言,是3方协议,而且条约签订的日期是2008年10月4日,是我成婚的那一天,刘某某居然在11月就已经和企业签订了一份代言条约。我非常懊恼,也非常愤怒,由于他在2008年12月20日之前从未见过我,阿谁侵权企业的也没任何人和我见过面。我的粗心大意不设防,我对海安县老乡抱着100%的信任就被如许无情地蹂躏了。也让我知道自己是如许的愚笨,既然这么相信一团体,我急忙撤销了写书的受权。”

      仲满收集证据上诉,也曾寻求私下和解,“对方企业的律师态度很坚定,和解就一个方法,让我代言他的产物就和解,我真是无语至极。如果我代言了,那说明我看中的是代言,我根本就不需要这点代言费。第二,如许一个没有诚信的企业,我怎样去代言?我只希望他们披肝沥胆道歉,还原事情的真相,还我一个清白。”最终仲满胜诉。

      又被反咬一口

      开初仲满才知道,“刘某某在南京注册了一家公司,他和阿谁公司私下里签订了一个条约,条约内里的代言费用是10万元加1万元的产物,先不说这个费用我会不会签订,这个代言的费用,居然全部被刘某某拿走。”

      之后的事情更令仲满始料未及,“最可怕的事情出现了,企业没有上诉刘某某,刘某某如今反过来告我,说我让他出版没有出成,让我补偿他30万的失落费!天啊,我真的认为很冤!如许的劳动,带有欺骗性子都要给予劳动报酬,那我真的太不服气了!”

      “法院还要我再给他1万元的劳务费,他拿了别人钱没事,我被他骗了还要再给他钱,这叫什么事啊!”仲满默示,他会和刘某某战斗究竟,“今天我即刻去法院,继承上诉,我素来不想与任何人为敌,但要给他劳动报酬,我绝对不会答应。我可以和任何人当面对证,当然,某些人肯定不敢。还是那句:人在做,天在看。”

      【网友劝诫仲满】

      ――希望您当前也多有点法律意识,用法律保护自己,别再吃哑巴亏了,这个社会再有理,也得按法律办事。

      ――这年头,真的是所有的字都不能乱签。

      ――还是那句老话,防人之心不成无,害人之心不成有。

      ――当前遇到类似的情形可真要谨慎
    了,不论是出版还是代言,都一定要当真看条约还要跟人谈好。如今这种骗子太多了,吃一堑长一智。

      【事情回放】

      第一场讼事

      仲满是被告

      2008年11月,刘某某未经仲满同意,与一家公司签订仲满的形象代言协议,刘某某收取了10万元的代言费。法院讯断该公司向仲满赔礼道歉,并补偿14万元。这笔补偿费在昨天到位,仲满许诺在领取完诉讼和律师费用后,将剩余钱款捐献给家园海安需要帮忙的黉舍,帮忙地方上体育的发展。

      第二场讼事

      仲满成被告

      刘某某称,2008年10月4日,仲满拜托
    他撰写自传《惊天一剑》,并就出版的相关赞助费用代理洽谈。2009年6月,仲满遽然双方消除
    拜托
    受权,造成他与赞助商的协议没法履行,精心撰写的书稿也因解约丧失其应有权利。法院经审理认为,仲满虽然有权随时消除
    条约,但刘某某在接受拜托
    后曾完成了书稿的部分创作事宜,付出了相应劳动,法院判令仲满补偿被告1万元。


    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enlice.com